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摘自中医书籍,仅供专业人士学习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文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学习参考,请不要依据本文内容自行试药、用药,否则,责任自负


寸口脉浮而缓,浮则为风,缓则为痹。痹非中风,四肢苦烦,脾色必黄,瘀热以行。

脉浮为风,脉缓为湿,云为痹者,风与湿合而痹也。然非风痹疼痛之谓,故又曰痹非中风。所以然者,风得湿而变热,湿应脾而内行,是以四肢不疼而苦烦,脾脏瘀热而色黄。脾者四运之轴也,脾以其所瘀之热,转输流布,而肢体面目尽黄矣,故曰瘀热以行。

趺阳脉紧而数,数则为热,热则消谷;紧则为寒,食即为满。尺脉浮为伤肾,趺阳脉紧为伤脾。风寒相搏,食谷即眩;谷气不消,胃中苦浊;浊气下流,小便不通;阴被其寒,热流膀胱,身体尽黄,名曰谷疸。

趺阳脉数为热者,其热在胃,故消谷;脉紧为寒者,其寒在脾,故满;满者必生湿,胃热而脾湿,亦黄病之原也。尺脉浮为伤肾者,风伤肾也;趺阳脉紧为伤脾者,寒伤脾也。肾得风而生热,脾得寒而生湿,又黄病之原也。湿热相合,其气必归脾胃。脾胃者,仓廪之官也。谷入而助其热则眩,谷不消而气以瘀,则胃中苦浊。浊气当出下窍,若小便通,则浊随溺去;今不通,则浊虽下流而不外出,于是阴受其湿,阳受其热,转相流被而身体尽黄矣。曰谷疸者,病虽始于风寒,而实成于谷气耳。

额上黑,微汗出,手足中热,薄暮即发,膀胱急,小便自利,名曰女劳疸。腹如水状,不治。

肾劳而热,黑色上出,犹脾病而黄外见也。额于部为庭。《灵枢》云:庭者颜也。又云:肾病者,颧与颜黑。微汗出者,肾热上行,而气通于心也。手足心热,薄暮即发者,病在里、在阴也。膀胱急者,肾热所逼也。小便自利,病不在腑也。此得之房劳过度,热从肾出,故名曰女劳疸。若腹如水状,则不特阴伤,阳亦伤矣,故曰不治。

心中懊憹而热,不能食,时欲吐,名曰酒疸。

懊憹,郁闷不宁之意。热内蓄则不能食,热上冲则时欲吐,酒气熏心而味归脾胃也。此得之饮酒过多所致,故名酒疸。

阳明病,脉迟,食难用饱,饱则发烦,头眩,小便必难,此欲作谷疸。虽下之,腹满如故。所以然者,脉迟故也。

脉迟胃弱,则谷化不速;谷化不速,则谷气郁而生热,而非胃有实热,故虽下之而腹满不去。伤寒里实,脉迟者尚未可攻,况非里实者耶。

夫病酒黄疸,必小便不利,其候心中热、足下热,是其证也。酒黄疸者,或无热,静言了了,腹满欲吐,鼻燥。其脉浮者先吐之,沉弦者先下之。酒疸心中热,欲吐者,吐之愈。

酒之湿热,积于中而不下出,则为酒疸。积于中则心中热,注于下则足下热也。酒黄疸者,心中必热。或亦有不热,静言了了者,则其热不聚于心中,而或从下积为腹满,或从上冲为欲吐、鼻燥也。腹满者,可下之;欲吐者,可因其势而越之;既腹满,且欲吐,则可下亦可吐。然必审其脉浮者,则邪近上,宜先吐;脉沉弦者,则邪近下,宜先下也。

酒疸下之,久久为黑疸,目青面黑,心中如啖蒜状,大便正黑,皮肤爪之不仁,其脉浮弱,虽黑微黄,故知之。

酒疸虽有可下之例,然必审其腹满、脉沉弦者,而后下之。不然,湿热乘虚陷入血中,则变为黑疸。目青面黑、皮肤不仁,皆血变而瘀之征也。然虽曰黑疸,而其原则仍是酒家,故心中热气熏灼,如啖蒜状,一如懊憹之无奈也;且其脉当浮弱,其色虽黑当微黄,必不如女劳疸之色纯黑而脉必沉也。

师曰:病黄疸,发热烦渴,胸满口燥者,以病发时火劫其汗,两热所得。然黄家所得,从湿得之。一身尽发热而黄、肚热,热在里,当下之。

烦、满、燥、渴,病发于热,而复以火劫之,以热遇热,相得不解,则发黄疸。然非内兼湿邪,则热与热相攻,而反相散矣,何疸病之有哉。故曰:黄家所得,从湿得之,明其病之不独因于热也。而治此病者,必先审其在表、在里,而施或汗、或下之法。若一身尽热而腹热尤甚,则其热为在里,里不可从表散,故曰当下。

脉沉,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皆发黄。腹满,舌痿黄,躁不得睡,属黄家。

脉沉者,热难外泄;小便不利者,热不下出;而渴饮之水,与热相得,适足以蒸郁成黄而已。脾之脉,连舌本,散舌下。腹满、舌痿,脾不行矣。脾不行者,有湿;躁不得睡者,有热,热湿相搏,则黄疸之候也。

黄疸之病,当以十八日为期。治之十日以上差,反剧为难治。

土无定位,寄旺于四季之末各十八日。黄者,土气也。内伤于脾,故即以土旺之数,为黄病之期。盖谓十八日脾气至而虚者当复,即实者亦当通也。治之十八日以上差者,邪浅而正胜之,则易治;否则,邪反胜正而增剧,所谓病胜脏者也,故难治。

疸而渴者,其疸难治;疸而不渴者,其疸可治。发于阴部,其人必呕;阳部,其人振寒而发热也。

疸而渴,则热方炽而湿且日增,故难治;不渴,则热已减而湿亦自消,故可治。阴部者,里之脏腑,关于气,故呕;阳部者,表之躯壳,属于形,故振寒而发热,此阴阳、内外、浅深、微甚之辨也。

谷疸之病,寒热不食,食即头眩,心胸不安,久久发黄为谷疸,茵陈蒿汤主之。

谷疸为阳明湿热瘀郁之症。阳明既郁,营卫之源壅而不利,则作寒热。健运之机窒而不用,则为不食。食入则适以助湿热而增逆满,为头眩、心胸不安而已。茵陈栀子大黄,苦寒通泄,使湿热从小便出也。

茵陈蒿汤方】

茵陈蒿六两栀子十四枚大黄二两

上三味,以水一斗,先煮茵陈,减六升,纳二味,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小便当利,尿如皂角汁状,色正赤;一宿腹减,黄从小便去也。

黄家,日晡所发热而反恶寒,此为女劳得之。膀胱急,少腹满,身尽黄,额上黑,足下热,因作黑疸。其腹胀如水状,大便必黑,时溏,此女劳之病,非水病也。腹满者难治。硝石矾石散主之。

黄家日晡所本当发热,乃不发热而反恶寒者,此为女劳肾热所致,与酒疸、谷疸不同。酒疸、谷疸热在胃,女劳疸热在肾,胃浅而肾深,热深则外反恶寒也。膀胱急、额上黑、足下热、大便黑,皆肾热之征。虽少腹满胀,有如水状,而实为肾热而气内蓄,非脾湿而水不行也。惟是症兼腹满,则阳气并伤,而其治为难耳。硝石咸寒除热,矾石除痼热在骨髓,骨与肾合,用以清肾热也。大麦粥和服,恐伤胃也。

硝石矾石散方】

硝石〔熬黄〕矾石〔烧〕等分

上二味为散,大麦粥汁和服方寸匕,日三服。病随大小便去,小便正黄,大便正黑,是其候也。

酒疸,心中懊憹,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

酒家热积而成实,为心中懊憹或心中热痛。栀子、淡豉彻热于上,枳实大黄除实于中,亦上下分消之法也。

栀子大黄汤方】

栀子十四枚大黄二两枳实五枚豉一升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诸病黄家,但利其小便。假令脉浮,当以汗解之,宜桂枝黄耆汤主之。

小便利,则湿热除而黄自已,故利小便为黄家通法。然脉浮,则邪近在表,宜从汗解,亦脉浮者先吐之之意。但本无外风而欲出汗,则桂枝发散之中,必兼黄耆固卫,斯病去而表不伤,抑亦助正气以逐邪气也。

桂枝黄耆汤见水气。

诸黄,猪膏发煎主之。

此治黄疸不湿而燥者之法。按《伤寒类要》云:男子、女人黄疸,饮食不消,胃胀,热生黄衣,在胃中有燥屎使然,猪膏煎服则愈。盖湿热经久,变为坚燥;譬如釭曲,热久则湿去而干也。《本草》:猪脂利血脉、解风热,乱发消瘀、开关格、利水道,故曰病从小便出。

【猪膏发煎方】

猪膏半斤乱发〔如鸡子大〕三枚

上二味,和膏中煎之,发消药成,分再服。病从小便出。《千金》云:太医校尉史脱家婢黄病,服此,胃中燥粪下,便差。神验。

黄疸病,茵陈五苓散主之。

此正治湿热成疸者之法。茵陈散结热,五苓利水去湿也。

茵陈五苓散方】

茵陈十分〔末〕五苓散五分

上二味和,先食饮服方寸匕,日三服。

黄疸,腹满,小便不利而赤,自汗出,此为表和里实,当下之,宜大黄硝石汤。

腹满、小便不利而赤为里实,自汗出为表和。大黄硝石,亦下热去实之法,视栀子大黄茵陈蒿汤较猛也。

大黄硝石汤方】

大黄黄柏硝石各四两栀子十五枚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纳硝更煮。取一升,顿服。

黄疸病,小便色不变,欲自利,腹满而喘,不可除热,热除必哕。哕者,小半夏汤主之。

便清自利,内无热征,则腹满非里实,喘非气盛矣。虽有疸热,亦不可以寒药攻之。热气虽除,阳气则伤,必发为哕。哕,呃逆也。魏氏谓胃阳为寒药所坠,欲升而不能者是也。小半夏温胃止哕,哕止然后温理中脏,使气盛而行健,则喘满除、黄病去,非小半夏能治疸也。

【小半夏汤方】见痰饮。

诸黄,腹痛而呕者,宜柴胡汤。

腹痛而呕,病在少阳;脾胃病者,木邪易张也。故以小柴胡散邪气,止痛、呕,亦非小柴胡能治诸黄也。

柴胡汤方】即小柴胡汤,见呕吐。

男子黄,小便自利,当与虚劳小建中汤。

小便利者,不能发黄,以热从小便去也。今小便利而黄不去,知非热病,乃土虚而色外见,宜补中而不可除热者也。夫黄疸之病,湿热所郁也,故在表者汗而发之,在里者攻而去之,此大法也。乃亦有不湿而燥者,则变清利为润导,如猪膏发煎之治也;不热而寒、不实而虚者,则变攻为补、变寒为温,如小建中之法也;其有兼证错出者,则先治兼证而后治本证,如小半夏及小柴胡之治也。仲景论黄疸一证,而于正、变、虚、实之法,详尽如此,其心可谓尽矣。

【附方】

瓜蒂散治诸黄。

方见暍。

按:《删繁方》云:服讫,吐出黄汁,亦治脉浮欲吐者之法也。

《千金》麻黄醇酒汤治黄疸。

麻黄三两

上一味,以美酒五升,煮取二升半,顿服尽。冬月用酒,春月用水煮之。


说明:本文已经经过校对,错误较少,适合经常阅读。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免费分享,如果有侵犯版权,请告知删除。


发布时间:2020-01-05 23:26:40


上一篇: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
下一篇: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