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第十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摘自中医书籍,仅供专业人士学习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文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学习参考,请不要依据本文内容自行试药、用药,否则,责任自负


趺阳脉微弦,法当腹满;不满者必便难,两胠疼痛,此虚寒从下上也,当以温药服之。

趺阳,胃脉也;微弦,阴象也。以阴加阳,脾胃受之,则为腹满;设不满,则阴邪必旁攻胠胁而下闭谷道,为便难,为两胠去疼痛。然其寒不从外入而从下上,则病自内生,所谓肾虚则寒动于中也,故不当散而当温。

病者腹满,按之不痛为虚,痛者为实,可下之;舌黄未下者,下之黄自去。

腹满按之不痛者,无形之气散而不收,其满为虚;按之而痛者,有形之邪结而不行,其满为实。实者可下,虚者不可下也。舌黄者热之征,下之实去,则黄亦去。

腹满时减,复如故,此为寒,当与温药。

腹满不减者,实也;时减复如故者,腹中寒气得阳而暂开,得阴而复合也。此亦寒从内生,故曰当与温药。

病者痿黄,燥而不渴,胸中寒实而利不止者死。

痿黄,脾虚而色败也。气不至故燥,中无阳故不渴。气竭阳衰,中土已败,而复寒结于上,脏脱于下,何恃而可以通之止之乎?故死。

寸口脉弦者,即胁下拘急而痛,其人啬啬恶寒也。

寸口脉弦,亦阴邪加阳之象,故胁下拘急而痛;而寒从外得,与趺阳脉弦之两胠疼痛有别。故彼兼便难,而此有恶寒也。

夫中寒家喜欠,其人清涕出,发热色和者,善嚏。

阳欲上而阴引之则欠,阴欲入而阳拒之则嚏。中寒者阳气被抑,故喜欠;清涕出、发热色和,则邪不能留,故善嚏。

中寒,其人下利,以里虚也;欲嚏不能,此人肚中寒。

中寒而下利者,里气素虚,无为捍蔽,邪得直侵中脏也。欲嚏不能者,正为邪逼,既不能却,又不甘受,于是阳欲动而复止,邪欲去而仍留也。

夫瘦人绕脐痛,必有风冷,谷气不行而反下之,其气必冲;不冲者心下则痞。

瘦人脏虚气弱,风冷易入,入则谷气留滞不行。绕脐疼痛,有似里实,而实为虚冷,是宜温药以助脾之行者也。乃反下之,谷出而风冷不与俱出,正乃益虚,邪乃无制,势必犯上无等,否亦窃据中原也。

病腹满,发热十日,脉浮而数,饮食如故,厚朴七物汤主之。

腹满,里有实也;发热脉浮数,表有邪也;而饮食如故,则当乘其胃气未病而攻之。枳、朴、大黄,所以攻里;桂枝生姜,所以攻表;甘草大枣,则以其内外并攻,故以之安脏气,抑以和药气也。

厚朴七物汤方】

厚朴半斤甘草大黄各三两大枣十枚枳实五枚桂枝二两生姜五两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温服八合。日三服。呕者,加半夏五合;下利,去大黄;寒多者,加生姜至半斤。

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呕吐,附子粳米汤主之。

下焦浊阴之气,不特肆于阴部,而且逆于阳位,中土虚而堤防撤矣。故以附子辅阳驱阴,半夏降逆止呕,而尤赖粳米、甘、枣,培令土厚而使敛阴气也。

附子粳米汤方】

附子一枚〔炮〕半夏粳米各半升甘草一两大枣十枚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痛而闭者,厚朴三物汤主之。

痛而闭,六腑之气不行矣。厚朴三物汤与小承气同。但承气意在荡实,故君大黄;三物意在行气,故君厚朴

厚朴三物汤方】

厚朴八两大黄四两枳实五枚

上三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二味,取五升,纳大黄,煮取三升,温服一升。以利为度。

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

按之而满痛者,为有形之实邪,实则可下。而心下满痛,则结处尚高,与腹中满痛不同,故不宜大承气而宜大柴胡。承气独主里实,柴胡兼通阳痹也。

【大柴胡汤方】

柴胡半斤黄芩芍药各三两半夏半升枳实四枚大黄二两大枣十二枚生姜五两

上八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温服一升。日三服。

腹满不减,减不足言,当下之,宜大承气汤。

减不足言,谓虽减而不足云减,所以形其满之至也,故宜大下。以上三方,虽缓急不同,而攻泄则一,所谓中满者,泻之于内也。

大承气汤方见痉病。

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满,上冲皮起,出见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者,大建中汤主之。

心腹寒痛,呕不能食者,阴寒气盛,而中土无权也。上冲皮起,出见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者,阴凝成象,腹中虫物乘之而动也。是宜大建中脏之阳,以胜上逆之阴。故以蜀椒干姜温胃下虫,人参饴糖安中益气也。

【大建中汤方】

蜀椒二合〔炒去汗〕干姜四两人参一两

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纳胶饴一升,微火煎取二升,分温再服。如一炊顷,可饮粥二升,后更服。当一日食糜粥,温覆之。

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

胁下偏痛而脉紧弦,阴寒成聚,偏着一处,虽有发热,亦是阳气被郁所致。是以非温不能已其寒,非下不能去其结,故曰宜以温药下之。程氏曰“大黄苦寒,走而不守,得附子细辛之大热,则寒性散而走泄之性存”是也。

大黄附子汤方】

大黄三两附子三枚细辛二两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若强人煮取二升半,分温三服。服后如人行四五里,进一服。

寒气厥逆,赤丸主之。

寒气厥逆,下焦阴寒之气,厥而上逆也。茯苓半夏降其逆,乌头细辛散其寒,真朱体重色正,纳之以破阴去逆也。

【赤丸方】

乌头二两〔炮〕茯苓四两细辛一两半夏四两

上四味末之,纳真朱为色,炼蜜为丸,如麻子大。先食饮酒下三丸,日再,夜一服。不知,稍增之,以知为度。

腹满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即恶寒;紧则不欲食。邪正相搏,即为寒疝。寒疝绕脐痛,若发则白津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者,大乌头煎主之。

弦紧脉皆阴也,而弦之阴从内生,紧之阴从外得。弦则卫气不行而恶寒者,阴出而痹其外之阳也;紧则不欲食者,阴入而痹其胃之阳也。卫阳与胃阳并衰,而外寒与内寒交盛,由是阴反无畏而上冲,阳反不治而下伏,所谓邪正相搏,即为寒疝者也。绕脐痛,发则白津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皆寒疝之的证。白津,汗之淡而不咸者,为虚汗也;一作自汗,亦通。大乌头煎大辛大热,为复阳散阴之峻剂,故云不可一日更服。

乌头

乌头大者五枚〔熬,去皮,不必咀〕

上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纳蜜二升,煎令水气尽,取二升。强人服七合,弱人五合。不差,明日更服。不可一日更服。

寒疝腹中痛,及胁痛里急者,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

此治寒多而血虚者之法。血虚则脉不荣,寒多则脉绌急,故腹胁痛而里急也。当归生姜温血散寒,羊肉补虚益血也。

当归生姜羊肉汤方】

当归三两生姜五两羊肉一斤

上三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七合,日三服。若寒多,加生姜成一斤;痛多而呕者,加橘皮二两、白术一两。加生姜者,亦加水五升,煮取三升二合,服之。

寒疝腹中痛,逆冷,手足不仁,若身疼痛,灸刺、诸药不能治,抵当乌头桂枝汤主之。

腹中痛,逆冷,阳绝于里也;手足不仁,或身疼痛,阳痹于外也。此为寒邪兼伤表里,故当表里并治。乌头温里,桂枝解外也。徐氏曰:灸刺诸药不能治者,是或攻其内,或攻其外,邪气牵制不服也。如醉状则营卫得温而气胜,故曰“知”;得吐则阴邪不为阳所容而上出,故为“中病”。

乌头桂枝汤方】

乌头〔按:原方分量缺,据《千金方》当作中实者五枚除去角〕

上一味,以水二升,煎减半,去滓,以桂枝汤五合解之,令得一升后,初服二合;不知,即服三合;又不知,复加至五合。其知者如醉状。得吐者为中病。

其脉数而紧乃弦,状如弓弦,按之不移。脉数弦者,当下其寒;脉紧大而迟者,必心下坚;脉大而紧者,阳中有阴,可下之。

脉数为阳,紧弦为阴,阴阳参见,是寒热交至也。然就寒疝言,则数反从弦,故其数为阴凝于阳之数,非阳气生热之数矣;如就风疟言,则弦反从数,故其弦为风从热发之弦,而非阴气生寒之弦者,与此适相发明也。故曰脉数弦者当下其寒也。紧而迟、大而紧亦然。大虽阳脉,不得为热,正以形其阴之实也。故曰阳中有阴,可下之。

【附方】

《外台》乌头汤治寒疝,腹中绞痛,贼风入攻五脏,拘急不得转侧,发作有时,令人阴缩,手足厥逆。

即大乌头煎。

《外台》柴胡桂枝汤治心腹卒中痛者。

柴胡四两黄芩人参芍药桂枝生姜各一两半甘草一两半夏一合半大枣六枚

上九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外台》走马汤治中恶心痛,腹胀,大便不通。

巴豆二枚〔去皮心,熬〕杏仁二枚

上二味,以绵缠,槌令碎,热汤二合,捻取白汁饮之,当下,老小量之,通治飞尸鬼击病。

问曰:人病有宿食,何以别之?师曰:寸口脉浮而大,按之反涩,尺中亦微而涩,故知有宿食,大承气汤主之。脉数而滑者实也,此有宿食,下之愈,宜大承气汤。下利不欲食者,此有宿食,当下之,宜大承气汤。

寸口脉浮大者,谷气多也。谷多不能益脾而反伤脾,按之脉反涩者,脾伤而滞,血气为之不利也。尺中亦微而涩者,中气阻滞,而水谷之精气不能逮下也。是因宿食为病,则宜大承气下其宿食。脉数而滑与浮大同,盖皆有余之象,为谷气之实也。实则可下,故亦宜大承气。谷多则伤脾,而水谷不分,谷停则伤胃,而恶闻食臭,故下利不欲食者,知其有宿食当下也。夫脾胃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气,不可或止者也。谷止则化绝,气止则机息,化绝机息,人事不其顿乎?故必大承气速去其停谷,谷去则气行,气行则化续而生以全矣。若徒事消克,将宿食未去而生气已消,岂徒无益而已哉。

【大承气汤方】见痉病。

宿食在上脘,当吐之,宜瓜蒂散。

食在下脘者当下,食在上脘者,则不当下而当吐。经云“其高者因而越之”也。

【瓜蒂散方】

瓜蒂一分〔熬黄〕赤小豆三分〔煮〕

上二味,杵为散。以香豉七合,煮取汁,和散一钱匕,温服之,不吐者少加之,以快吐为度而止。

脉紧如转索无常者,宿食也。脉紧头痛风寒,腹中有宿食不化也。

脉紧如转索无常者,紧中兼有滑象,不似风寒外感之紧为紧而带弦也。故寒气所束者,紧而不移;食气所发者,乍紧乍滑,如以指转索之状,故曰无常。脉紧头痛风寒者,非既有宿食而又感风寒也,谓宿食不化,郁滞之气上为头痛,有如风寒之状,而实为食积类伤寒也。仲景恐人误以为外感而发其汗,故举以示人曰:腹中有宿食不化,意亦远矣。


说明:本文已经经过校对,错误较少,适合经常阅读。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免费分享,如果有侵犯版权,请告知删除。


发布时间:2020-01-05 20:15:00


上一篇: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治第九
下一篇:五脏风寒积聚病脉证并治第十一